当前位置: 首页>检察文苑

再见!两反

更新时间:2018-02-22

纵然有太多的不舍,还是要道别离,电影情节反映的桥段也是现在检察院人的内心世界和情感的表达。我两度离开公诉科去的就是两反,先是去了反贪局更名前的经济检察科,第二次是去了反渎局。快七年的侦查时间的浸润,也浓缩了我对两反的感情,也有了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。虽然不舍,毕竟是曾经拥有,拥有过这份经历,拥有过两反人的头衔与情结。

多年前,曾经有人问我,搞侦查的检察官口才好还是搞公诉的检察官口才好,当时我毫不犹豫地回答说肯定是搞侦查的检察官口才好,只是公诉人说话的逻辑性更强、法理更多,但侦查人员面对嫌疑人却能海阔天空地谈几个小时、数十个小时,但最终围绕地是一个中心一个问题去展开,没有一定的社会阅历、哲理基础,无法“吹水”这么久,特别像对手如果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或以沉默对待的人。所以,多年从事侦查工作的检察官都是“口水佬”,这是公认的职业病。

公诉工作的中规中矩,坐堂办公,到两反侦查工作的奔波劳碌,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的工作模式。反渎案件的查办一般来说都有两个罪名,要认定渎职犯罪,整个执法的工作流程、细节要充分了解,一次笔录下来就可能有10多页纸,有时可以说办一件渎职案件等于办两件简单的反贪案件。多年前,我在《再说团队精神》一文中就说过,侦查工作是一个团队工作,离不开外线侦查和内线审讯,更离不开辅助人员的后勤保障及法律文书的制作或后期工作的完成。有人曾说案件是我破的,我有多能耐,要知道一件案件的侦破,有线索评估人的智慧,有踩点抓人的辛劳,有主审突破人的通宵达旦的劳作,有做笔录者精细字眼雕酌与严谨的付出,也有收集证据者的奔波劳累。要知道按照责任追究制度的陈述,经办人要对事实负责,中层对罪名定性负责,还有领导者对处理决定负责。这就是一个团队对待一件事情的流程分工与合作。一句话,团队所依赖的是个体成员的共同贡献而得到的实实在在的集体成果。这里恰恰不要求团队成员都牺牲自我去完成同一件事情,而要求团队成员都发挥自我去做好这一件事情。积液成裘,积沙成塔。外线侦查获取的证据越多,有充足的“子弹”(材料事实)提供给审讯者,突破口供的机会就越大越快。侦查工作有苦有累也有乐,在“双规”、“突审”期间,生物钟的倒转,使很多人患上神经衰弱;吃饭不准时,使很多人胃病频发;但当嫌疑人张口开始供述犯罪事实时,那个欣喜若狂那种快感无以言表。

反贪侦查工作的出名在检察院的历史上表述为第二次辉煌,反渎是第三次辉煌(第一次辉煌是检察院的重建),但使大家真正了解反贪人的还是《以人民的名义》电视剧的火热播出。神秘的面纱刚揭开,却又从检察院的职能中分离了。虽然分离也是在不同的领域发挥光和热,虽然分离大家还是会见面,愿检察人再创辉煌。

2012年反渎局的谭睿将《莫斯科郊外的夜晚》改编为《在天检加班的晚上》,或以看出我们反渎人的自豪、才情与自娱自乐的心态。“天检大楼里四处静悄悄,只有办案区的灯亮着,夜色多么好,加班也好爽,在这迷人的晚上;夜色多美好,对象定找到,在这忙碌的晚上。天河别墅里灯火正明亮,那个贪官就要逃跑,一边数着钱,一边手颤抖,多么紧张的晚上;是要去自首,还是快逃跑,多么彷徨的晚上。英明检察官,早已守在旁,文明办案斗智斗勇,我想对你讲,不要再狡辩,只有交待才从宽,狡猾似狐狸,也乖乖投降,以后看守所再见。长夜快过去,天色蒙蒙亮,成功立案心情舒畅,希望从今后,你我永不忘,战斗在天检的晚上,但愿到年底,多拿年终奖,飞到巴厘岛晒太阳。

再见,两反!“送战友,踏征程,默默无语两眼泪,耳边响起驼铃声,路漫漫雾茫茫,革命生涯常分手,一样分别两样情……”(罗燕红)


返回

检察文苑

  • 栏目名称
  • 栏目名称